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 正文

打通代际传承 “我们的歌”破圈有共鸣

来源:热点新闻网 编辑:刘倩佳 时间:2020-11-17

打通代际传承 “我们的歌”破圈有共鸣

  谭咏麟以“新声歌手”身份亮相音乐综艺《中国梦之声·我们的歌》,他说“每一个十年,都是新的开始”。

  一架电钢琴、两支话筒,舞台效果极简,用歌者的话说“我们玩一下”。可就是这段两分钟的即兴弹唱,何止台上的李玟和常石磊目光带泪,台下的前辈歌手、新声歌手、现场观众以及节目播出后得见这幕的万千人,有太多被拨动了心弦。

  《中国梦之声·我们的歌》最新一期播出,这段兴许是流程外的插曲恰好诠释了节目的一大价值。显见的维度里,这是一次跨越代际的合作:少时音乐路上的启蒙者而今是旋律的共谱人,所谓“传承”不过如此。另一条“隐藏”线索中,这又是一次不同音乐市场路线的会师:李玟扬名于上世纪90年代,与唱片工业鼎盛期的华语流行乐坛一路同行,卡带、CD是她俘获歌迷最寻常的媒介;常石磊自2008年为大众知晓,北京奥运会、电影单曲、电视综艺等,80后唱作人走通市场的桥梁,不止于录音棚里灌专辑。

  最近十来年,许多人在疑惑广为传唱的歌为何越来越少之时,往往忽略了时代的背景。互联网、移动世界的高速发展,加剧了音乐市场受众的分层与多元裂变,我们已很难再见一支金曲包打天下的盛景。手机、剧场、电视、电影、游戏、网络直播等,撷取介质的不同,一定程度上区隔了大众的音乐喜好,导致不同代际间互不相闻,不同圈层间亦存在某种“信息茧房”。

  于是,当华语流行乐坛重磅人物谭咏麟与音乐剧小生郑云龙、说唱歌手周延、网红主播冯提莫、唱跳艺人王源和希林娜依·高等新声一代共同成为《我们的歌》唱演嘉宾,这档走到第二季的音乐综艺也比去年此时生出更高一层的行业价值——抹去音乐里的傲慢与偏见,穿透代际与曲风的圈层,用不设限的碰撞来探索时代共鸣。

  不同的偶像引路,让“我们”向家人再做一次自我介绍

  今年夏天出道的女团成员唱功如何?从说唱综艺走红的歌手莫非要与前辈合作嘻哈?节目正式揭晓前,关注的人与持疑惑的人可能同等数量。

  关心者众,因为AB两组歌手网罗了足够多的流行音乐受众。谭咏麟、钟镇涛、张信哲、孙楠、陈小春、李健、李玟、容祖儿、常石磊、邓紫棋、郑云龙、王源、冯提莫、周延、希林娜依·高、太一,他们各自的出道时间、当红之年,能对接的代际上至50后、60后,下至00后、10后。而保持疑惑的人不在少数,因为即使同为年轻一代,短视频粉丝、剧场拥趸、网综爱好者、网络直播间用户也可能“隔圈如隔山”,不少新声歌手或多或少是“甲之焦点乙之陌路”。

  众歌手开嗓,谜底揭晓,固有印象被打破了一个又一个。原来,希林娜依·高在女团成员的标签下,藏着一副大气又有辨识度的好嗓子;原来,周延不只有说唱这一招鲜,《给自己的歌》让多少人听出了一丝李宗盛的味道;原来,音乐剧里成长的郑云龙一旦摇滚起来,可以把古典腔调抹得了无痕迹……一个个“原来”,其实都在消弭音乐里的傲慢与偏见。

  更珍贵的是,作为东方卫视与慈文传媒共同制作的电视综艺,每一期节目播出的时间俨然成为许多家庭在客厅里围坐畅叙的温情一刻。不同年代、不同出处的偶像引路,“我们”交汇在了同一个时间点。谭咏麟与李健合作《一生何求》,年长些的听歌曲背后的千帆过尽;未经世事的,像后辈歌手说的那样“即便我第一次听,也能感受到音乐里的情感”。常石磊与王源和声《我我》,两名年龄差近20岁的歌手照见彼此的过去与当下,电视机前的不同粉丝群体也跟着回溯了华语流行音乐从唱片时代迈进数字时代、分众时代的似水流年。

  用一首歌的时间,年轻的“我们”推介自己的偶像,如同告诉长辈“zqsg”其实是“真情实感”的网络缩写词一样;有了阅历的“我们”在情怀里忆青春,其实是搭建了故事的场景,让年轻的90后、00后对经典有具象的代入;还有同龄的“我们”交互破圈,何尝不是在做一次自我介绍,介绍自己的音乐偏好、目之所及。

  以音乐为第一语言,找寻“金曲到时代金曲”的突围路径

  如果说不同代际的歌手牵引着观众最初的注意力,那么要让一档音乐综艺的热度续航,音乐才是第一语言。而对于当下的华语流行乐坛来说,经典金曲不缺,垂直领域的爆款也不少。但老歌在“情怀杀”之外还能带来什么新感动,新歌除了“圈地自萌”外能不能被更多人收进歌单,都是亟待思考的命题。

  播出四期后,《我们的歌》显现出一种野心:让歌曲本身说话,由曲风的碰撞在不同世代的音乐里迸发新能量,最终找到“从金曲到时代金曲”的突围路径。

  谭咏麟和李健首度同台,粤语经典《一生何求》叠加《浪子心声》,“没料到我所失的,竟已是我的所有”和“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互文;各自的金曲《水中花》和《传奇》交错,浅唱低吟的两位歌者,无论是声音抑或经历的时代背景,都在勾动情怀之余形成了人生哲学上的互补与映照。

  前辈歌手间的合作品得出人生,而新声与前辈、新声与新声间的交织,纷纷把创新、个性、时代元素,做了更大化。容祖儿和希林娜依·高演绎的《母系社会》,在原唱张惠妹2015年的专辑《阿密特2》中其实不算主打歌,被视为当时金曲奖年度最佳歌曲奖的遗珠。此番在《我们的歌》被重新演绎,曲中表达的女性意识被不同世代的女歌手诠释,赢得了大众市场认可,在音乐平台上仅评论已突破万条。周延与自己的音乐偶像陈小春共演绎《友情岁月》,一段说唱为特定故事背景的老歌注入新鲜灵魂。郑云龙先和常石磊同唱《橄榄树》,虽没大刀阔斧地改编曲风,但电子元素恰如其分地为整首作品添加梦幻感,贴近当下时尚。他再和孙楠双双挑战粤语歌,《敢爱敢做》为观众提供了宛如音乐剧般的沉浸舞美。以古典旋律为基础的《Can't Help Falling in Love》是李玟的童年记忆,在邓紫棋的高音下,老歌散发出别样意趣。而她俩合体唱响《刀马旦》,竞演舞台化作演唱会现场,传统戏曲元素是否会在下一首邓紫棋的新歌里出现,可期可望。

  我们在谈论音乐作品时,即使身处不同时代背景之下,素来希望它能立于潮头、保持源源不断的创作活力与创新能力。因此,当“两代歌手”和“时代金曲”共同叙事时,观众会乐见,歌手间虽有年龄阅历上的差距,但他们对于音乐的理解和观点并不对立,反而是相互欣赏、相互融合的。这或许就是节目所倡导的青春模样。

  四期过后,《我们的歌》相关话题在微博上的阅读量为101.2亿。参考社会学家伊莱休·卡茨所提出的 “使用与满足”理论——受众始终是带着目的的,基于心理或者社会的需求,想借助媒介来满足需求。今天的音乐受众把对于金曲的向往寄托于公共媒体中,穿透了各代曲风的新演绎又恰好满足了此类需求,这便难怪,节目引发了可观的声量。而大众更为期待的时代金曲,或就有可能从不设限、不凝固的金曲新唱发端。

  (记者 王彦 实习生 唐颖)

本站内容收集于互联网

Copyright © dlhaojob.cn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Top